花钱买时间 跑腿生意有多诱人?

2019-05-15 09:26

花钱买时间 跑腿生意有多诱人?

本报记者 马婧

出差忘带身份证,找闪送员送到机场;想买生鲜、零食又懒得出门,找外卖小哥代买……近几年,同城配送市场日渐壮大,随着同城跑腿平台崛起,快递和外卖巨头也纷纷争抢这块“大蛋糕”。继京东快递上月宣布推出同城急送服务后,美团近日也推出新品牌“美团配送”,并宣布开放配送平台。

发端于餐饮外卖的同城配送服务,已延伸到多种个性化配送场景,但这种花钱买时间的“跑腿”服务,目前还处于监管“真空”,服务质量和信息安全如何保障,成为消费者担心的问题。

京东美团接连发力同城配送

记者在美团外卖APP上看到,除了“美食”频道,还有超市便利、蔬菜水果、送药上门、跑腿代购等十几个品类。美团配送总经理魏巍表示,希望通过美团配送资源的开放,横向满足商户、用户在更多品类和场景上的即时配送需求,纵向可以共享末端配送资源,提升城市物流整体效率。

在业内人士看来,外卖骑手人工成本的增加是美团扩大业务规模、开放配送服务的原因之一。美团财报显示,2018年其最大的成本是外卖骑手成本,约305亿元,在总成本中占比近4成。

新涌入同城配送赛道的“玩家”不止一个。今年4月,同样受困于配送队伍高昂成本的京东,宣布面向商家和个人推出同城急送服务,可寄送物品包括文件、食品、鲜花、蛋糕、水果生鲜、数码产品等。顺丰也于去年开始试水同城急送服务,顺丰近日还宣布,北京的同城急送服务再下一环,服务范围由五环内扩展到六环内。

快递专家徐勇分析,过去物流企业的竞争存在同质化的价格战问题,随着人们对时效的要求越来越高,物流企业进入到以时效为焦点的比拼阶段,服务细分化成为未来趋势。

跑腿平台青睐个性化服务

当自带流量的快递和外卖企业纷纷发力同城配送市场,扎根同城跑腿业务的创业公司也在不断拓展新业务。不同于巨头公司自建配送团队,同城跑腿平台大多以更“轻”的众包形式提供服务。

给异地的女朋友送一束鲜花,给家人订一个蛋糕……满足灵活的个性化需求,成为众包型跑腿平台发力的方向。闪送今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在2014年行业刚起步时,订单多是同城证件、文件等紧急品的配送。但如今,用户使用场景发生了巨大变化。从2018年用户下单应用场景来看,“难、忙、急、懒”仍牢牢占据订单需求前四位,但和此前不同的是,2018年关于给予对方尊重感、情感维系类的订单下单量开始增多,占总单量的近20%。

“有一次想去东直门的烤肉店吃午饭,让闪送员先去排了一小时队,付了20块钱,感觉挺划算。”市民孙先生说,在跑腿平台上,代排队、代买东西、代遛狗等个性化服务实现了明码标价,让繁忙的上班族得以“花钱买时间”。

目前,跑腿平台也开始发力面向商家和企业的服务。例如,闪送员为一些商家进行门店调货,为干洗服务进行上门取衣和送衣,帮签证机构向用户递送签证资料和护照等。

半数用户遭遇过货物损坏

国家邮政局去年发布的数据显示,提供即时配送的同城速递已成为物流行业增速最快的子行业,未来五年仍将保持30%的增速,预计到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2000亿元。

不过,这个迅速成长起来的行业也面临监管“真空”。“同城配送既不属于传统物流快递,也不是单纯的互联网服务。”一位业内人士坦言,同城配送涉及物流、交通等多种场景,到底由谁监管,如何监管,目前谁也说不清。

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上半年中国即时配送市场监测报告》显示,34.3%的受访用户遇到过货物安全问题。其中,56%的用户遇到过货物损坏的情况,52.4%的用户遇到过文件、证件等重要信息被暴露的情况。因此,超六成用户希望增加实时视频监测货物状态的功能。

随着各方入局,服务的安全性、标准化成为时效之外的比拼因素。目前,各大平台采取的措施各不相同,京东快递最新上线了名为“鸡毛信”的新功能——消费者在使用小程序寄件时,可选用“鸡毛信”增值服务,通过智能追踪器实现包裹实时追踪,或者使用收件人手机扫码才能打开的智能安全箱让寄件过程更加安全、透明;在美团外卖上,跑腿代购均由平台培训后认证的骑手服务;闪送平台则引入了人脸识别系统,闪送员登录时必须进行面部识别,确保是实名认证的骑手本人。

记者了解到,商务部流通业发展司牵头的《同城物流配送服务规范》已于去年7月立项,拟于今年完成起草工作。随着行业规范的出台,同城配送行业有望有章可循。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