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制造不敌机器人 顺德转型升级痛下功夫!

2019-10-22 10:05

  节后,顺德不少企业车间里,工人正热火朝天地加班干活,但部分机器人却继续放假,皆因人手不足,工人劳动量没跟上机器人的劳动量。为了招人,顺德不少企业除了参加顺峰山公园的大型招聘会和各镇街大大小小的招聘会,还在凤翔工业区、红岗工业区、顺德客运站等处设置招聘摊位。与去年相比,一些企业的返岗率的确出现了下滑,有的车间甚至只有半数生产线开工。根据区劳动服务中心的统计,今年约有2.7万省外异地务工人员未归顺德。除了薪酬、岗位前景不如人意,内陆省市的经济发展也导致部分劳动力回流,为了避免有订单却无人做的尴尬局面,不少企业将工资上调了两百至五百不等,对求职者的要求降至生熟手皆可,还提供各种奖励政策,但即便这样,招工收效依然不够理想。

  据统计,在顺德节后首场大型人力资源招聘会上,共有684家企业携18620个岗位进场,2.1万人次进场求职,仅7200多人初步达成就业意向。而伦教的新春大型人力资源现场招聘会上,110多家企业提供2730个岗位,2000人次求职者入场,最终初步达成就业意向的只有330人。

  工厂里工人每天工作超12小时

  在北滘工业区,星徽五金的滑轨装配生产线上,阿朱和同事阿红正在轰鸣的机器声中工作着,他们负责这条流水线的最后两道工序,给滑轨进行封装和打包。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这是一家为东芝、华帝、美的等大企业提供滑轨、铰链等五金产品的企业。

顺德制造

  阿朱指着自己所在的这个车间说,车间共有12条生产线,每条生产线上本来有9-12人,但现在真正开工的,只有6条,说是要初八开工,但人不够,拖到初九初十才真的开工。

  阿朱说,如果要保证每天能赚到100元,他和生产线上的同事必须合作生产起码5000对滑轨。如果要生产5000对滑轨,每天从早上七点半开始工作,除去午晚餐耗费的时间,大家必须加班到晚上八九点才能达到这个生产量。

  由于人手不够,车间里的生产线只开了一半,阿朱和同事们每天都得加班加点赶工。他们通常得干到晚上9点左右,然后才能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宿舍休息,而在外租房的阿红还要更迟才能到家,只有周日才有机会在下午6点左右下班。

  一开工就得没日没夜地赶工,这让他们有些受不了。快给我们多介绍些人来吧,不然真的是很累啊。

  开工时返工奖励、报销车费仍难招到人

  龙江亿龙电器人力资源相关负责人也反映,企业比去年要显得被动,年初八时,一线生产工返工率只有七成,而去年同时期开工时,工厂门外已经有几十号人排队等着进厂。加上订单比去年增长了三四成,从未出厂设点招人的亿龙,这回也不得不派人到各处设摊招人。

  勒流康特博塑料制品公司的现场招聘负责人王女士说,公司原有一线工人一百多人,年前辞工的约有两成。由于采取了按时返工给奖金、报销车费等办法,剩下的工人中,年后的返工率达到约八成。返工率和去年差不多吧,已经很不错了。可如何招到足够的工人,也让她头疼。她说,年初九的大型招聘会上,她收到22份简历,但最终来面试的只有10人。

  现在,她说,工厂里共有六条生产线,但现在还有一条生产线一直无法开产,为了赶订单,工人一回来就得加班,这样对于他们第二天的工作状态有影响,也影响了产品的质量。

  节后开工,不少企业不得不再次面对有订单缺人做的尴尬局面。为了打破僵局,除了参加各招聘会、在招工密集处设点,有的企业也委托中介机构到各处抢人,红岗工业区、北滘三洪奇大桥、顺德客运站等惯常的招工点再次热闹起来。组装工、冲压工、焊工等生产工和技工依然是企业需求量最大的岗位。

工业机器人

  招聘点求职者反复对比挑选

  五沙一家电子厂的现场招聘人员吴先生告诉记者,厂里需要四百个工人,但从初九招到现在,仍然还差两百人左右。因为人手不够,工厂年前接的部分订单只能分给珠三角的其他工厂。

  他说,从初九在这里设摊到现在,每天都能看到很多求职者在这条街上来回走,反复对比和挑选。有的人一圈下来,手中收集了厚厚一沓招聘宣传单,然后回去慢慢挑选。

  他指着一对从摊位前走过的姐弟俩告诉记者,每天都有很多像他们这样不停挑的求职者,一个星期了,每天都来回看,拿传单,但就是不见他们进入哪家企业,还在挑。他摇头说,十年前他刚刚步入社会时,要进入像科龙这样的企业,即便准备了5800元的介绍费,里头没关系也无法进入工厂工作,还要排队等企业慢慢挑。现在,变成求职者任意挑企业。这么多企业都在招工,他们选择的余地很大。

  在不少招聘现场,有的求职者甚至身着工服在各企业招工摊位前穿梭,他们希望借机会找到薪酬待遇更高的工厂。来自湖南的阿梅说,因为要照看刚出生不久的小孩,她希望重新找个不需要加班的工作,但在还没找到满意的新工作之前,她不会轻易辞去现在的工作,以免失去收入来源。

  来自河南信阳的邵贾在一家劳务派遣公司工作,多年来为各大小企业招人。他说,骑驴找马是很多求职者的普遍心态,但很多中小企业的薪酬待遇其实差距不大,求职者常需要反复对比,并等待工资更高的岗位出现。有的人今天在这家觉得不行,明天走人又到那家去。

  顺德薪酬待遇被称佛山最低

  在轰鸣的车间里,每个人都像阿红一样,在各自岗位上机械性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阿红一边将一对对的滑轨装入塑胶袋,一边忍不住抱怨,前年在深圳的一家塑胶厂工作时,在年底如果能坚持干到最后一个工作日,企业会发400块钱的奖金,但现在的这家企业,别说奖金或者报销来回车票钱,连开年的利是都没有。稍早些回厂的阿朱接过塑胶袋,笑着说,自己初八回来开工时,曾收到厂里发的一封利是,不过连买早餐都不够,我都不好意思说了。

顺德制造

  胡建辉是诺维电器的人事行政经理,从事人力资源相关工作已有10年。他说,很多企业一直喊缺工,但招聘会上穿梭的人其实并不少。之所以难招到人,是企业提供的福利待遇与求职者的期望值有差距所致。刚刚有个应聘配件生产,十年换了5份工,他的理想薪酬是8000元,但我们能给的最多3500元。但不是每个求职者都有耐心坐下来交谈,胡建辉和同行遇到的大部分求职者通常开口就问薪酬福利,是否要加班,如果薪资不高,还要加班,对方什么都不说,扭头就走。

  胡建辉说,他曾做过对比,顺德如今的平均工资水平和高明差不多,比起南海则差了将近1000元。算是佛山最低的,工资低,来的人自然就少。

  根据区劳动服务中心公布的调查显示,今年顺德大部分企业工资水平与去年相差不大,生产工的工资待遇约为1800-2500元,技术人员的工资待遇约为2500-4000元,普通文职人员的工资待遇则约为1500-2500元。部分岗位工资增幅约在8%-10%之间。比起周边城市,顺德企业的工资待遇涨幅不大。

  案例:工厂工人阿红说,在深圳,她一个月除去房租、水电费,还能余下2700元左右,而在这间工厂,每个月则只能剩下不到2300元。曾在福建厦门工作过的阿朱也表示,比起厦门,顺德企业提供的工资也相对要低,大概差了800元吧。他说,很多同事因为福利待遇低,年前就辞工离开了。

  顺企工资水平优势逐步消失

  近年,内陆部分省市经济发展,当地企业的用工需求量逐年增长。工资差异的缩小和区域竞争的加剧,导致越来越多的劳动力回流。

  亿龙电器人力资源的相关负责人说,今年来应聘的外地工人确实比去年少了两三成,四川、湖南、湖北的人少了很多。而据她得到的反馈,这些人多半因为选择留在自己的家乡发展。现在内地企业的发展确实还不错。

  康特博塑料制品公司现场招聘负责人王琼也觉察到了这样的变化。她说,大约在八九年前,自己办公室里的外省人还占了差不多八成,这些年不断减少,而今,这群人只剩约两成,广西的还剩几个,连江西的都没有了。胡建辉也明显感到求职者在减少。初九那次招聘,和去年比起码少了40%,这还是保守估计。

  家乡在湖北黄石的秋胡前年进入红岗一家电子厂,负责电路板插件的工作。她说,年前,车间里就已经有四五十人辞职不干,大部分都说要回家乡发展,江西的、四川的,都是外省的。

  秋胡略有些感慨地告诉记者,过年她回到家乡时,也的确被家乡的大变化给吓了一跳。以前的低矮平房逐渐被楼房替代,很多乡镇企业也发展得有模有样。工资并不比顺德的低多少。

  广西、江西当地都出台促进就业的机制,还打亲情牌留人,虽然他们的薪酬不如顺德,但三五百的差距也很难再吸引那些人过来。区劳动服务中心主任游仲甫表示,随着周边省市较快的增长水平,顺德的工资水平并没有随着经济的增长而相应提高,导致劳动力回流。

  根据区劳动服务中心近期一份调查显示,2014年春节前,顺德区返乡的省外异地务工人员有29.8万,占省外异地务工人员总数的63.7%。到正月十八,约有27.1万省外异地务工人员返岗。

  案例:秋胡告诉南都记者,一位去年还在深圳打工的高中同学已经回到家乡,进入家乡一钢铁厂工作,两班倒,每个月能拿到4000多。而她另一个同学根本不愿出来,在家门口找了个文职,每个月也能挣到2000多元。他们都劝秋胡回家工作,甚至告诉她,已经在离她家几十米外的一家企业里帮她物色了一个文职。秋胡也确实心动了,她计划在这继续干到6月份,然后就回家乡去。毕竟那里是自己的家乡,讲的话都一样,不用跑那么远,工资还行,也挺不错的。

  职场发展前景与预期不匹配

  除了薪酬待遇,还有一部分求职者也看重企业能为自身发展前景提供的平台和机遇,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找到理想中有前景的工作。

  刚大学毕业一年多的刘彻来自湖北,此前,他在苏州一家生产笔记本电脑的工厂里负责质量检测,这是他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每个月的工资能有四千多块钱,日子也都过的不错。

  但因为身体不适应当地的天气环境,年前,他辞去了这份轻松的工作,并选择投奔在顺德打工的叔叔。他说,他的目标是工资能在四千元以上、有好前景的企业,就是像美的这样的企业吧。不过,他在上周六的招聘会现场绕了一上午,失望而归,认为现场招聘的企业基本规模都不能满于他的预期,他希望到规模大的企业寻找更大的发展空间。

  另一名在顺德的外来务工者秋胡说,自己也不愿意一直在车间干着电路板插件的工作,她还是希望能找到更具挑战,更有发展前途的工作。销售、或者业务员都可以,每天跟人打交道,更有挑战性,成长得也更快。她说,回家乡后,也许就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案例:刘彻在上周六的招聘会现场绕了一上午,他的理想企业似乎并未出现。颇感失望的他说,他已经跑了几个招聘会了,本以为顺德的工资会高一点,一圈看下来,似乎和苏州相差不多,最重要的是,感觉含金量高的企业不是很好找。

  企业应对:涨薪水降要求

  为加大吸引力,在各招聘会以及北滘、红岗、凤翔等工业区招聘点,不少企业在工资上调的同时,降低对求职者的要求,还通过各种奖励争取工人。

  在红岗工业区靠近红岗市场的马路两边,大量企业招工摊位聚集在一起。短短一百米,密密麻麻挤满了几十个摊位。许多摊位的宣传海报年前曾经用过,这次在各工种的薪酬基本上都用油性笔做了修改,数字在原先的基础上,增加了200元到500元不等。

  除了涨薪,如果能介绍工人入厂,求职者或原工厂工人还能得到300元到600元的奖励。

  有的企业甚至将工人制作的电路板原件挂在海报上,一旦有求职者驻足咨询,他们就会拿着电路板卖力讲解,这本来是不能拿出来的,但就为了说明这份工很简单,没经验也没关系。

  应聘者反映:涨幅跟不上物价速度

  高迅电子的招聘人员阿峰说,开年时,需要300多人的车间缺了60多人。为了能正常开工,他和同事被派到红岗市场前设点招工。

  在阿峰给的招聘宣传单上,标注的待遇标准是,试用期提供食宿,工资2000元以上,转正后提供食宿,工资在2200元至3500元之间,而这已经是一月份加薪300元后的标准。不过,从初五招到现在,只完成了三分之一的任务。

  和高迅的工资水平差不多,康特博塑料制品公司给普工提供的工资在2500元到3200元区间内。但康特博塑料制品公司现场招聘负责人王琼表示,这个数字已比之前略微上浮了一点。但不少应聘者对此并不感冒:十年前就差不多这个数字,只涨两三百有什么用?现在的物价涨得那么快。

  虽然对工人要求只有生熟手皆可五个字,但在上周六的一场十大行业招聘会上,一个上午下来,她只收了不到20份简历。而且根据之前的经验,这些投递了简历的人未必就真能来面试应聘。

  不少招聘人员普遍反映,工资涨了,要求低了,甚至包食宿,但真正来应聘并工作的仍然不见增加。工资是加了,但你要每天加班才可能有这么多,现在的人都不愿意加班。

  多在企业转型升级上下功夫

  诺维电器人事行政总经理胡建辉感叹,如今的求职者对企业的归属感和忠诚度已大不如前,他们挑选工作只以薪酬高低为准。区劳动服务中心表示,在人力资源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企业要建立与单位经济效益挂钩的员工工资增长机制,降低门槛,通过待遇留人、事业留人和环境留人。

  去年招聘会约有23000个岗位需求,今年是18600多个,说明企业转型是有点成效的。除了薪酬待遇的提高,区人力资源协会秘书长吴光琛认为,招工难已是常态,当年千军万马南下求职的状况已经很难再现,加上计划生育政策的执行,人力资源供给量大不如前。现在大学生一大把,但是让他们去车间,他们是绝对不干的。他表示,在结构性供给不足的情况下,企业不能再依靠劳动密集型的生产发展模式生存,需要在转型升级上多下功夫,自动化生产也将是个趋势。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