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企需不需要智能制造 智造路距离多远?

2019-10-20 10:05

  6月26日,成都的室外温度是30摄氏度,四川宏华石油设备有限公司行政总监狄晓华却说,就像是冬天。

  全球油价持续下跌,石油钻井市场不断萎缩,宏华尽管稳住了今年上半年的产值,但下半年订单不足的警报已经拉响。宏华决定拿出一个亿,对结构件生产线进行智能化改造。

  已经和准备在智能制造上进行投入的川企,不止宏华一家。智能制造能给企业带来什么?

  样板工厂啥模样?

  物料自动传送,10秒钟生产一个产品

  成都高新西区天源路,西门子工业自动化产品成都生产研发基地几乎每个工作日都会迎来全国各地的访客。这是西门子在德国本土外的首家数字化工厂,被认为是展示西门子工业4.0的样板。

  6月25日上午,西门子成都工厂相关负责人李永利,向前来参观的全省各市州工业主管部门负责人以及省内重点工业制造企业介绍:这是一个会思考的工厂。

  生产线上的每一个操作台上,都有红黄绿三种颜色的指示灯,绿色表示工作正常,红色表示缺料,黄色则表示料即将用完,操作人员可以根据指示灯提示,向后端发出信号,相应的物料便会通过传送带自动传送过来。通过信息和数据的交换、计算,这间3100平方米的工厂,可以实现每10秒钟生产一个产品。仓库中平均每天有约2.8万个箱子在流动,这些箱子都可以在30分钟内自己把自己送到需要的地方。

  李永利认为,这间工厂的价值之一即在于如何生产出更多更好的产品。

  在西门子成都工厂,每100万个产品中,约14个产品是不合格的。而在日本和德国,即便是非常熟练的技术工人,每百万件产品中不合格件数约为300至500个。

  在很多情况下机器并不比熟练工人更快,但实现了全过程的辨识与追溯,每年产生千万级的数据,能够帮助工厂优化管理、控制产品质量。

  智能制造远不远?

  一些企业已在规划引进自动化生产线

  四川本土企业离智能制造远不远?数字化生产线令人印象深刻,但跟我们还不是完全对口。四川南车共享铸造有限公司,是由中国南车与宁夏共享集团合作成立的绿色铸造企业,在公司副总经理田奎看来,西门子是用数字化工厂生产相对轻型化的数字化配套产品,并不能直接复制到四川具有优势的装备制造产业上。南车共享要做的,是通过引进全球最先进的自动化生产设备,用数字化、智能化的方式,改造古老而原始的铸造行业。一期项目预计于今年底前投产,全部投产后将形成年产2万吨铸件的产能,达到目前四川南车的2倍。

  让中国钻机从机械化走向智能化,狄晓华介绍,宏华从去年就开始铆焊环节的智能制造,用两台机器人进行钻机井架、底座等的安装。未来,宏华将要实现整个钻井作业过程的智能化,通过数字化、网络化,把井下、地面的数据融合处理,实现操作无人化,井下作业工具可根据底层变化进行自动修正,达到最佳油气产量。

  成飞民机公司总经理冯重阳则表示,就航空生产制造而言,目前智能制造的应用领域是点而不是面,下一步需要做的是串珠成链。在今后的化铣厂房、喷漆厂房建设中,成飞民机已经有了自动化的规划,主要考虑对人的防护以及制造的精度。

  巨额投入值不值?

  应对用工短缺、定制化产品需求,势在必行

  一台自动钻铆机能顶100个工人,但德国进口货价格不菲,两台需要1亿元人民币左右。对冯重阳而言,这是需要算账的。

  南车共享显然已经算过这笔账。年轻人愿意进入制造一线的越来越少,招不到工人,怎么办?田奎说,这已经不是担忧,而是现实,不少铸造企业都因此关门了。一个年产能达万吨的铸铁工厂,需要两百个一线工人;用自动化生产线后只需要约四十人,工人的培训时间也更短,过去需要35年,现在可能就是两个月。这样一来便能解决今后一线工人和熟练工人稀缺的问题。

  但人的问题还不是最核心的,实际上,用3D打印机打印一个铸件样品,速度比不上一个熟练工人。为何上自动化设备仍然势在必行?

  田奎说,这是提高产品质量和应对制造业定制化趋势的需求。就前者而言,不管多么熟练的工人,做出来的东西都不能保证完全一样,而自动化生产线出来的东西,就是最大程度的一模一样,这对于进军海外高端制造市场来讲相当重要。

  其次,如果按照过去的模式,每一个产品的开发,都需要经历开模具,修改模具,再开模具的流程。如果给一辆车开模具,一整套零件做下来,起码上千万的成本,在这种情况下,企业根本没有办法接定制化、个性化的订单。而用智能制造,所有的设计、修改都可以在电脑里数字化地呈现,并可以通过软件模拟整个研发环节,包括压力、温度等各种参数,一旦电脑里OK了,生产出来就是OK的,不需要再开模,几乎没有成本。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