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沉浮:以工匠精神塑中国制造_4

2019-11-15 14:25

  宁波5月31日电(记者 李佳赟)哒哒哒哒缝纫机的运作声渐次响起,柔软细致的布料在年轻的手中被缓缓剪裁。

  站在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的教室内,中国红帮第七代传人陈尚斌欣喜地看到,在新一代红帮人的手中,老一辈追求极致的工匠精神依然在代代相传。

  一把尺子、一把剪刀、一张小板凳,成就了宁波红帮裁缝。在老上海,红帮指的是西式的服装业或修造业,后来,红帮裁缝逐渐成为近现代中国服装史的主体,创立了中国第一套西装等多个第一,并逐渐涌现了雅戈尔、杉杉、太平鸟、罗蒙、培罗成等一大批服装品牌。

  但如今,随着原材料价格、劳动力大幅上涨,消费者需求逐渐多元,红帮裁缝在品牌定位、人才危机等问题上同样面临着严峻挑战。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工匠精神,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

  对于宁波服装企业来说,在沉与浮之间,在攻与守之际,需要依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和工艺创新,重新定义中国制造,书写时代变革下红帮裁缝的现代传奇。

  大浪淘沙倒逼红帮裁缝重塑工匠精神

  在宁波鼓楼旁的一条僻静小巷里,一位老师傅正细细熨烫刚制成的西服,在来回推移间,仿佛被熨平的,不光是峨冠博带,还有藏在时间缝隙里的各种褶皱。

  在时光中溯洄从之,红帮裁缝曾是上海十里洋场的风光之一。后来,集红帮裁缝精英的北京红都服装店,红帮裁缝成了展示国家形象的软实力。在荣光背后,渗透着红帮裁缝百年积淀而成的工匠精神。

  时过境迁,上海滩逐渐褪去了传奇色彩,服装定制业也随着流水线的兴起逐渐衰落。机器的轰鸣声渐次响起,红帮传奇亦在快时代中蒙上了厚重的时间尘埃。

  但随着消费需求正从有向优升级、传统粗放式发展难以为继,红帮裁缝背后的工匠精神又再次被唤起。正如2016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工匠精神,经过30多年的发展,工匠精神已成为宁波服装业乃至中国制造亟待补上的精神之钙。

  在洛兹集团副总经理毕瀚波看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宁波服装企业走的是代工、模仿、贴牌的道路,而忽视质量和品牌的打造。

  但随着人力与成本优势逐渐丧失,国外的服装订单正从中国流向越南、柬埔寨等成本洼地,宁波企业跷着二郎腿做外贸的轻松日子一去不复返。若还是深陷低价竞争的泥潭,而不注重产品质量的提升,那么企业将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丧失议价权。

  除了外贸战场的硝烟弥漫,近年来,中国消费者在海外抢购马桶盖等海淘热亦给宁波服装产业敲响了警钟。在这场转型升级的阵痛中,现代红帮们感受到了重塑工匠精神的迫切性。

  宁波长隆服装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许小峰表示,因为工匠精神的匮乏与廉价低质的刻板印象,宁波服装制造业正在不断丧失国内的消费群体。当下,只有回归本源,专注产品品质和服务,重唤红帮裁缝背后的工匠精神,才能赢得消费者的青睐。

  无疑,工匠精神意味着专注和深耕。而除了创造出经得起挑剔目光检验的产品,工匠精神也意味着对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商机懂得取舍。

  洛兹集团副总经理毕瀚波坦言,以前,业内很多企业关注做大而非做精,哪个行业可以赚钱,就拼命地一哄而上,在房地产热、互联网热、股市热中让大量资金脱实向虚。我们企业也走过弯路,但现在企业要回归到服装主业上来,专注到产品设计上去,是时候重塑工匠精神了。

  在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中国服装协会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国强看来,如今,市场已经告别了短缺经济时代,消费者也由产品需求向服务性、体验性需求转变。

  在这种情况下,宁波服装企业必须由过去注重数量,向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转变。而不能及时调整战略目标、仍旧延续此前粗放模式增长的企业,就必然成为被大浪淘沙掉的那一部分。陈国强说。

  呼唤匠心让讲究不再将就

  工匠精神是对品牌和口碑的敬畏之心。一件衬衫、一套西服,无论模式如何转变,褪去各种华丽的营销包装后,我们终将把眼光放到产品本身的品质上来。洛兹集团副总经理毕瀚波认为。

  从将就到讲究,转型之路尽管艰难,但改变已然开始。如今,越来越多的宁波服装企业开始祭起工匠精神,用一根筋式的创新精神,打造出难以追赶的核心竞争力。

  太平鸟集团是宁波最早进入女装行业的企业,也是宁波快时尚的引领者。太平鸟集团副总裁胡文萍曾表示,太平鸟设计团队有300多人,一年有近10000款新款上市,平均每天出300个新款。

  厚积薄发的创新长跑,让太平鸟在传统服装行业的寒冬中,依然在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59亿元,同比增长18.09%。

  化百米冲刺为马拉松,太平鸟集团将创新揉进工匠精神,正是宁波服装行业站在智高点自主创新的缩影。

  在工匠精神的引领下,太平鸟、雅戈尔、罗蒙等企业都通过加大创新投入、品质投入,牺牲短期利益为中长期发展夯实基础,占据价值链高端。

  此外,除了创新结合匠心,对工艺精雕细琢的服装定制化模式,也在工匠精神的呼唤下,被互联网+重新赋予了生机。

  近年来,雅戈尔集团迅速转型,将大型实体服装门店打造为会员制体验馆,使顾客能通过互联网向企业表达诉求,又能参与到设计、生产各环节,形成顾客和企业的个性化双向互动。

  雅戈尔集团董事长李如成将这一转型看做是工业4.0与互联网的联姻,他感叹道,移动互联手段不仅为企业的市场提供了网上营销空间,也给企业提供了为顾客制造的通道,更确切地摸准了顾客的胃口。

  一边是多元化的个性需求,一边是传统守旧的定制工艺,如今,插上互联网翅膀的工匠精神正将二者紧密缝合起来。

  宁波铭朗服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柳云也表示,目前公司正利用互联网技术开发新的定制系统,系统内拥有中国30万人的西装打版数据。顾客来量体裁衣,只需把体型尺寸输入,数据库就会跳出最接近该名顾客的打版数据,师傅只需根据顾客身材稍加修理便可完成定制,大大降低了成本。

  在这个风起云涌的互联网+时代,将服装的设计、打版、裁剪等一道道工序,用先进的信息系统打造成一条柔性的供应链,在实现极致的效率同时,也让红帮裁缝的东方定制工艺重新回归。

  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陈国强认为,面对多元化的消费需求,宁波服装产业若要重塑工匠精神,需要在技术、工艺、材料以及应用领域上不断创新,通过互联网等新技术的引入提升企业运营效率,促进宁波服装产业向品牌化、高端化发展。

  工匠精神需制度文化撑腰

  要重拾红帮裁缝背后的工匠精神,宁波服装企业有信心、有决心,也有不少的困惑。

  如今服装企业面临着,知识产权保护相对薄弱,同行间恶性竞争严峻存在等现实问题。洛兹集团副总毕瀚波回忆道,早些年洛兹曾研发出第一代保暖衬衫产品,并申请专利保护,但不到几个月市场上就有仿制品出现。如此一来,公司的大笔投入就付诸东流了。

  宁波铭朗服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柳云也深有同感,近期就有人恶意抢注与我们公司商标品类相近的商标,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带来了不良影响。市场环境若不规范,工匠精神则无法沉淀。

  服装行业间恶意copy已成当前妨碍工匠精神沉潜的一大痛点。

  对此,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陈国强表示,让工匠精神回归,让红帮裁缝传承,还需要政府进一步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提高盗版抄袭的违法成本,补齐工匠精神制度的短板,让认真当工匠的企业没有后顾之忧。

  事实上,流动的工匠无法支撑铁打的企业,对处于产业链低端的一些宁波服装制造企业来说,过快的工人流动已成为阻碍企业发展的重要因素。

  柳云坦言,虽然产业流水线上使用的是一流的机器设备,然而一流的工匠却一匠难求。

  近些年,很多服装企业工人流动性很大,每年工厂都在招收大量的新工人。在一道生产工序上,如果找到一名熟练工都很难时,又怎么能达到专业和专注的工匠水平?柳云说道。

  拨开历史烟云,在街头巷尾,红帮裁缝曾用一针一剪、一丝一线的精湛技艺惊艳世人。回想起这段泛黄历史,中国红帮第七代传人陈尚斌感叹,红帮裁缝背后的工匠精神要想繁衍流传,必须要有一套与之匹配的工匠制度,尤其需要一套合适的员工激励体系,身怀绝技的工匠,应该受到工资待遇、职称上的激励。

  另外,工匠精神既需要精雕细琢,需要时间的积累和实践的沉淀,也需要成熟的职业教育体系和政府的高效作为。

  为了织就匠心,多年来,宁波国际服装节通过新锐设计师专场发布、原创设计发布会、红帮论坛等活动,为原创设计精神及匠人匠心提供展示的平台。

  此外,随着全国首个职业技能培训地方性法规、宁波工匠培养五年计划等工匠制度陆续在宁波出台落地,越来越多的服装匠师们开始重新挂上软尺,在方寸之间飞针走线。

  一针一线之中,斑驳的红帮记忆在如今时代正慢慢鲜活起来。

  红帮精神已经传承百年,而在行业发展转型的新时刻,这种精神又随着现代红帮人的努力,实现了再一次蜕变,提升为一种全新力量,引领着这座城市和这个行业步入新的发展空间。

  红帮裁缝代表了服装行业中一种极致的工匠精神,希望在重扬红帮精神的同时也能补齐制度短板,让红帮精神能代代流传,历久弥新。陈尚斌如是说道。(完)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