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病人看中医的西医师,是怎么想的-

2019-05-04 12:41

2019年4月23日,有一位老先生到平心堂来找我看病,肝不好,西医检查,就是胆红素高一点,其他指标已经正常,但是老是觉得肝区不适,腹胀,西医说没什么问题,不用治疗,同时强调,你不能看中医,吃中药会让你的肝坏的更快。

患者的老伴说,真是奇怪了,自己治不了,还不让我们看中医,这都什么人呐?

老先生说,我儿子在您在治疗,他说效果挺好的,介绍我到您这里来治疗,我们没有听西医的鬼话。

我真是不明白,西医为什么要这么干?这么干的根据是什么?底气又是什么?无论这些不让病人看中医的西医怎么想的,我们先弄清楚下面的问题。一 、中药有毒吗?

中药有毒,这是肯定的。

中药的功效是由中药所含的成份决定的,根据常人所理解的对正常人体的影响可以大致分类。

第一类,不会对人体产生不良影响的药物。

这一类药物主要属于补益类的,如山药、核桃等,这一类药物药性平和,偏性不大,即使正常人吃了也不会产生什么不利影响,在常人的眼中是食物,在医生的眼中也是药物。

第二类,会对人体产生不良影响,但不会太严重。

这一类是常规的治病药,如人参、黄芪等。人参、黄芪是甘温的补气药,对于气虚的病人就会有很好的疗效,正常的人吃了后,有的人会出现咽痛、口干、便秘、腹胀等,一般不会致命。但对于一些阴虚火旺、热毒炽盛、湿热蕴结的病人则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第三类,会对人体产生严重不良影响,甚至致命的影响。

如砒霜、附子、马钱子、雷公藤等。但对于一些急危重症的病人,这些对常人的剧毒则正是治病的良药,甚至是救命的仙丹。比如山西的李可就用大量的附子挽救了许多西医放弃治疗的濒死性的心源性休克的病人;张亭栋、陈竺等就用砒霜治疗白血病。

药物究竟是治好了病,还是产生了副作用;究竟是救了命,还是杀了人,起决定作用的是医生,不是药物本身。医学的实践证明,对于急危重症病人,不用霹雳手段,不用超大剂量,很难起死回生。而一般的医生则不敢,也不能准确的运用这些药物救治危重病人,这也正是医生水平的差异所在。

药典和教科书中的医学规范和药物用量,只是针对初入门的医生的安全范围,并不是医学的真正标准。医学的标准是差异化的,并不是统一的。医生不能只知道教科书,甚至连教科书都没有弄明白。

附子和砒霜是中药,属于中医的内容。如果有人闲的无聊要吃附子和砒霜解闷,因此而死了,可以因为附子和砒霜是中药,属于中医,而说是中医治死了人,就不能看中医、不能吃中药了吗?

如果有的人只是有中医的头衔和证书,根本就没有学会中医,对并不需要用大量的附子和砒霜的人,用了大量的附子和砒霜,病人被治死了,难道说这是中医的问题吗?这是中药的问题吗?就能因此得出结论,不能看中医,不能吃中药吗?

西医不让病人看中医的根据,不就道听途说的、被别有用心的人炒作的所谓含马兜玲酸的中药损害肾功能、导致肝癌、何首乌损害肝脏吗?问题是,超大剂量的、成年累月的用含马兜玲酸的关木通,这是中医干的吗?即使是这么干的人有中医的证,那这用的是中医的理论吗?这么干出来的肾功能损害,这是医学的问题吗?是中医的问题吗?这是中药的问题吗?是关木通的问题吗?二、 西医治不好不等于中医治不好

不让病人看中医,你把病人治好也行。

一位小伙子,体检发现镜下血尿,去西医肾病科就诊,西医说是单纯性的血尿,没事,不用治疗,特别警告患者,不能看中医。

小伙子说,医生,这不对呀!血尿怎么会没事呢?您不给我治疗,还不让我看中医,那我怎么办啊?

医生说,什么怎么办啊?吃中药你的肾会坏的更快,不治疗说不定就好了呢?实在不行,等肾坏了换掉就行了。

这小伙子差点被吓死,也差点被气死。回家以后,寝食难安,心惊肉跳,后来想,这么干等着也不是事啊,就到网上查肾病方面的知识和治疗信息,然后到平心堂来找我,用滋肾清利活血为主,治疗3个月,血尿没了。单纯性的血尿西医确实没有治疗方法,但是很多病人经过我用中医治疗好了。

2012年一位姓张的女士来平心堂找我,本来有糖尿病,前几天去化验,肌酐有点高,去西医院肾病科看病。医生说,这个麻烦了,肾功能已经坏了,不行了就得透析。而且还不让看中医,说吃中药肾功能坏的更快。

病人的丈夫觉得这医生不怎么靠谱,还是想找中医看看。我看了一下化验单,血肌酐比正常稍高一点,我说你不用紧张,肌酐很快会降到正常,不会要透析,吃中药一月后复查,肌酐正常,至今已经6年多了,肌酐一直正常。

一位老太太因为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住在北京一家医院做血液透析,家属想请我去给看看中医,主管医生说,肾病不能吃中药,中药会加重肾脏的损害,要看中医也可以,但是出了问题你们自己负责,这当然就看不成中医了。

过了一段时间,家属又来找我,说想看看中医,原因是现在不能做透析了,一上透析就房颤,主管的医生没有办法了,才让患者看中医。我用生脉散合瓜蒌薤白半夏汤加活血化瘀药,治疗1周,患者症状消失,能顺利透析了。

……

顺便科普一下

肾穿并不是必须的

不要逮着肾病的病人就做肾穿

首先肾穿是有创的,其次是要收费的,再次常见的肾病通过现有的无创检查加上临床表现就能做出诊断,如果加上中医的辨证,对决定治疗方案已经足够,肾穿对大多数的病人而言,并没有必要。

微小病变型的肾病综合征应该正规用激素

虽然对激素敏感,蛋白尿可以迅速转阴,但是对激素依赖是棘手的问题,不要拼命加大激素用量和加各种抗肿瘤药了,这样肾病没有治好,病人的免疫功能全部被摧毁了。正规的激素治疗加上中医治疗,大多可以顺利撤减激素。

其他类型的肾病综合征不是激素的适应症

要首选中医治疗,要用激素也是试用,有效的可以继续,无效则要快速减量直到停药。特别是中医辨证为阴虚、热毒、湿热的,是激素的禁忌症。

单纯性血尿和小量蛋白尿西医并没有针对性的治法

用中医治疗大多数病人有效。

慢性肾功能衰竭早期西医没有治疗方法

中医治疗效果良好,越早治疗效果越好,大多数的病人经过中医治疗肾功能长期保持稳定,可免于透析,最起码也可以延缓透析的时间。

慢性肾衰晚期是透析的适应症

透析的同时也应该中医治疗,可防止透析并发症。没有水肿和心衰的病人最好不要脱水,保持尿量,加上中医治疗有的病人可以减少透析次数。

透析并发症西医没有治疗方法

顽固性的失眠、高血压、瘙痒、心衰、心律失常等,中医治疗效果较好。特别是心脏并发症,关系到是否能够继续透析的问题,西医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中医的效果良好。

慢性肾衰并不是不可逆转的

大多数的病人肾功能可以长期保持在稳定状态,少数病人完全治愈。虽然完全治愈的病人不多,但已足以说明并非不可逆转。

顺便再提醒一下

不要一边不让病人看中医,一边尽给病人开些中成药哈。究竟是怎么想的?金水宝、百苓胶囊、肾炎康复片、海昆肾喜等是中成药,中成药也算中医的哦。

中国的医疗改革是一个天大的事情,也是一个特别难弄的事情。医改了这么多年,老百姓依旧是看病难,看病贵,叫苦连天;医生呢?每天累死累活挣钱少喊冤;国家呢,每年投入的医疗费用不断增长。天哪,这又是一个怎样的怪圈?

全国的西医都在开中药,这是一个多么荒唐的事实!

咱是一个小人物,不懂上层的心思,但作为一个传统的中医大夫,我却看清了这样一个荒唐的事实:全国的西医都在开中药,真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吃出了不必要的病症。

你在去医院给孩子看病时,是否有西医给你开过中成药?是不是开的都是清热解毒的中成药为主?比如蒲地蓝口服液、咽扁颗粒、清开灵颗粒、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小儿咳喘灵颗粒、小儿豉翘清热颗粒等。你敢不敢问他,你会中医辨证论治吗?你就给我开中药?要知道中医是一门很严谨的科学,每个病症都要辨证施治,不能马虎,这些连阴阳五行最起码都不懂的西医上来就给开中药,真不知将来要出多少医疗事故?

并不是说这些中成药不能用,也不是说这些中药效果不好,只是中成药毕竟是中药,使用时要按中医辨证后才能使用,而并不是像西医一样按症状来发药治疗的。

中医辨证最基本的就是寒热辨证,那小儿发烧就是热证吗?那就要看情况了,对于受寒引起的发烧,那发烧是因为体表受寒后毛孔被闭住,导致身体需要靠发烧来解决,所以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受寒引起的。

那有没有热证的发烧吗,当然是有的,中医辨证都是讲证据的,而且一定是找出合理的证据来证明确实有热证的。不是所有发烧就是热病,需要四诊合参。

有两点可以肯定的是,一并不是发烧就是热证,二热证一定要有热证的证据。并不是有咳嗽就有热、有喉咙痛就是热、有感冒就是热……具体如何找证据进行辨证,中医有一套完整的体系。

学会了寒热辨证后,真正有热毒内侵时才能用清热解毒的中成药,而如果是寒证用清热解毒的中成药,那就用反了会出问题。寒症用凉药会导致身体的正气开始往衰落的方向发展,本来没拉稀的开始拉稀,食欲开始不好,肚子开始胀等,正确调理寒证的药应该是辛温的药,而不是清热的药。

无论是中医界,还是西医界,都有这粉那粉,他们热衷于盲目自大排外,冒充专家给自己和别人贴各种“最顶尖”和“最无能”的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