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再工业化”本质究竟是什么-_3

2019-11-17 14:25

  貌似很高深很专业的新产业革命那些事,其实已经开始在我们生活中悄悄渗透。全国第一家3D打印的照相馆据说已在西安开张,今后用这种新技术打印出来的,将不是平面的照片,而是立体成型的缩微人,大小和表情都由你拍照所要求的技术参数决定。在电影《十二生肖》中,有一段假兽首出笼的过程,就是那边厢数据远程输入,这边厢就用3D技术快速成型了。

  种种现象都指向一个事实:生产制造对劳动力的高度依赖时代行将结束。承担上海国际贸易中心战略研究课题的上海海关学院石良平工作室日前举行专题研讨会,聚焦中国如何应对。与会专家认为,生产制造领域的发展新趋势,对一直以来以劳动密集型产业见长的中国制造而言,其影响恐怕不是一点点。

  欧美国家曾大力宣称去工业化,近年来却是力主再工业化。美国想要做什么呢?仅仅是要制造业的加工部分回流,仅仅是为了增加一些就业岗位吗?非也。

  美国著名的波士顿咨询公司做过研究,研究中国沿海地区的劳动力成本的上升。研究认为,如果劳动力成本的增长速度按目前趋势发展到2020年,可以估计,将接近美国最欠发达州的劳动力成本,再加上运输成本的提高,他们相信很多加工贸易企业回流美国是划算的。这次我们党的十八大提出,未来城乡人均收入要翻一番,这个目标若要实现,我国未来的劳动力成本必会有很大提高,这对加工制造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事实上,美国对生产加工制造成本的精心研究,是为重新定义劳动密集型产业做基础的。传统意义上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劳动力是生产的主要提供者,而今后随着新技术革命的推进,生产者可以不是人,而是机器,或者说机器人(300024,股吧)。造一个机器人,也许成本不便宜,肯定比用一个人贵,但如果一个机器人可以代替10个人甚至100个1000个人,那么这样的替代显然是高效而经济的。也正是基于这样的可替代性,美国要从技术上重新定义劳动密集型产业和产品,赋予劳动密集型产业以全新的内涵。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芮明杰教授认为,在制造业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推动下,美国将不遗余力,重夺并维持世界制造业的领袖地位。在这样的条件下,为解决本国的就业问题,需要把加工贸易环节通过技术上的载体引回美国。美国加上欧盟,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也是中国出口最主要市场。此举会对我国加工贸易形态以及整个制造业产生很大影响,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重要问题。

  据悉,美国已经为再工业化做人才储备。美国制造业协会曾经提出四大雄心勃勃的目标:一是成为世界上最佳的制造业投资地;二是保持制造业的领先地位,提供大量高端制造;三是使其制造业产品重新夺回世界第一的份额;四是培养世界级的制造业领导人才。为此,美国采取了许多措施,包括MIT(麻省理工学院)和世界制造企业合作培养高端的制造复合型人才。

  中国也得转变观念勿以新旧论去留

  美国人的再工业化,着眼点不是制造什么,而是怎么制造。这对我们看待制造业的眼光,是一次刷新。

以往讨论加工贸易升级换代腾笼换鸟,主要聚焦于制造的产品是传统产品还是高新技术产品。这两个概念,传统产品主要指的是我国的传统产业和产品,如鞋帽箱包、纺织服装、家具玩具等。高新技术产品,如电子产品、电脑等。上海海关学院段景辉博士著文指出,有些学者认为,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就是要让企业放弃生产服装鞋帽,而改为生产笔记本电脑。因为传统产品往往被认为是技术含量低、附加值低、高能耗、高污染、粗加工、劳动密集型的;相反,高新技术产品往往被认为是低能耗、高附加值的。其实,这里存在着极大的误区。

  传统产品一般是生活和工业必需品,从世界范围看,传统产品需求量很大,也是我们传统优势出口产品。据外媒报道,2012年伦敦奥运会全部烟花和六成以上体育用品产自中国。目前,我国在传统加工贸易产品领域占有很高的国际市场份额。2011年,我国出口传统商品总值达3857.6亿美元。对高新技术产业或战略性新兴产业,固然必须大力发展,但并不意味着要替代传统产品。我们要做的是推动传统产业、产品不断提高档次和附加值,只有落后的技术,没有落后的产品,必需品更有无限市场潜力。

  在核心原创高新科技领域,美国无疑是高富帅,正面竞争非一朝一夕可获胜算。段景辉建议,运用高新技术提升传统产品档次,运用新的原料,吸收新的技术,开发新的功能,创造新的工艺,提高传统产品的高附加值。

  传统产品,可以设定目标为品质更高、设计更人性化、更环保和聪明的进阶型产品。例如城市公交系统,国际上兴起一种100%低地板有轨电车,它的地板只有20-35厘米高,仅相当于普通建筑一两个台阶的高度,老年人上下比现在的普通公交车方便、安全,很贴近日益老龄化的城市需求。这种有轨电车还有便捷、节能环保、噪音低、适用性强、相对地铁投资少建设周期短等优势,据了解已有30多个国家的140多个城市开通了低地板有轨电车系统。记者听西门子中国高级副总裁贺钧介绍,许多城市把低地板有轨电车打造成城市名片,特意设计能代表城市形象的车头造型,我国的西安已经有意建造古都风貌有轨电车系统。中国南车(601766,股吧)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2012年6月与西门子签署100%低地板有轨电车《长期合作协议》及《技术许可协议》,成为我国首家引进该项技术的企业。

  再举一个低端的例子,卫生纸。有些公厕明确要求厕纸入篓,因为卫生纸质量太好,厚密结实,容易堵塞马桶。但这些用过的卫生纸在纸篓里散发异味、孳生细菌,垃圾处理又增加了环卫负担。记者在日本旅游时看到,生活用纸的水溶性都很好,用过的全部丢进马桶,垃圾大大减量。生产水溶性好、又耐用的生活用纸,不也是利国利民的好产品?

  三种模式的自我提升之道

  我国传统加工贸易集中地区,多在艰难地探索转型升级的出路,经济学专家经过调研,归纳为东莞模式和苏州模式,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金芳研究员另外提出了一个宁波模式。

  三种模式,都基于本身的先天条件,走上了差异化的转型之路。海关学院姚海华博士概括,东莞的加工贸易模式为来料加工,企业以港商台商为主,规模较小,在香港接订单、到东莞生产、运出去销售,东莞的功能相当于一个生产车间,来料加工企业甚至不是一个独立的企业,盈利方式是照单生产结算加工费。苏州的加工贸易主体是规模较大的外商独资企业,情况比东莞乐观,因为随着跨国公司总部陆续在上海、苏州落户,其核心技术有望内迁,对于通过像苏州这种以进料加工为主的贸易模式对本土产业结构的提升也有望实现。而东莞加工贸易企业如果不向劳动力成本仍低廉的地区迁移,首先要转变企业形态,然后围绕当地规划的新产业,自主创新,成为新产业链配套分工中的一环。金芳研究员观察到的宁波模式,与东莞模式较接近,大量民营中小企业通过分享订单发展起了生产能力,不同的是订单主要来自本地大企业,与外资几乎没有关系。宁波加工企业大多注册了自己的品牌,试图向品牌商发展。

  三种模式异曲同工,都证明着我国暂时不能剥离制造业去凭空转型升级。美国的再工业化,对中国制造更应看成一个好消息。只要我们能向微笑曲线两端向上攀升,占据更长的价值链,制造业绝非夕阳。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