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连载】忧郁的蒲公英(7)

2019-05-10 10:20

第七章

寒冷的冬天不期而至,茅草屋四处漏风,窗户上贴着的塑料被风吹得哗哗作响,英英的妈妈每天把豆杆参土豆烀成猪食,喂猪。

猪一天天的长大,农历腊月是家猪到寿的时候,院子里早已搭建好一个杀猪用的灶台,英英的爸爸找来村里几个会杀猪的叔伯,合力把猪腿绑起来,然后放倒,猪哼哼滋滋地叫着,一个叔叔挥起大砍刀,一刀下去,头下来了,另一个伯伯用盆子接猪血。之后,把猪放进灶台上的大铁锅里,煺毛,大铁锅里的水呼呼的冒着水泡,灶台里的柴火烧得通红。煺毛之后伯伯从猪的白软软的肚子中线用刀剖开,然后分割。猪血用来灌血肠,猪胰子用来做肥皂洗衣服……,所有的部位都猪尽其用。叔伯们把大块的猪肉扔进厨房的一口大铁锅里,再放些酸菜、血肠、加些粉条、花椒、大料、盐、盖上锅盖。厨房热气腾腾,肉香味在空气中弥漫……。

几乎全村的男人都被请来吃猪肉,大人们吃的兴高釆烈,喝得满面红光。

“我和妹妹弟弟也想吃”英英怯怯地对爸爸说。

“先玩去,等客人们吃完你们再吃”爸爸呵斥道。

英英和弟弟妹妹们闻着香味、流着口水、不敢靠近桌子,远远地望着。妈妈悄悄地从锅里取出一块肉,撕成几块给三个孩子分了。

天色己黑,客人们吃吃喝喝后散去。这时奶奶、姑姑、妈妈、英英、妹妹、弟弟、才坐成一桌,开始享用一年中最美味的一顿。这一天英英感觉特别饿,饥肠辘辘。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把肚子吃的滚圆才肯下桌。剩下的一些肥肉妈妈用锅加热烤成肉渣,熬出的猪油放入瓷坛子中,晾凉,变成白色的固体。如果还有剩下的熟瘦肉就埋入凝固的油中,盖好盖,密封好。这一坛子猪油是蒲家全年炒菜用的油。熟肉埋在油里,过一段时间拿出来吃,虽然肉的味道有些变化,但有另一番滋味。如果这坛肉没有保存好,到了夏天,上面会长出一层毛,英英妈妈会把油上面那层毛挖掉仍然继续用。这可是全家一年的油水,怎肯丢弃?

分享到:
收藏